RikaMello

The world won't forget you, as long as I still breathe in this world. My soul is yours,from that day I met you until my last day.
—— Matt's anonymous lover

© RikaMello
Powered by LOFTER

BGM:E.T.——Katy Perry

I'm ready to go,
Lead me into the light,
Infect me with your love,
And fill me with your poison.

如果让你深驻我的心里,不知我是否还能坚持原本的自己,我的世界已经全部都是你,如果这就是你的目的……你夺取得太多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我们已经亲密到足以杀死对方。你闯入我的世界,你总是试图掌控一切,你种下的罪恶深深入骨,在我摔到地上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秒,你抱紧了我。
“月君,你从出生到现在,有说过一句真话么?”
让我窒息,这就是你的目的。

那么L呢?又有几句话是真话呢?

写在...

《双子·My Lawliet 》

BGM: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Emily Browning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Who am I to disagree, 
Travel the world and the seven seas, 
Everybody is looking for something, 
Some of them want to use you, 
Some of them want to get used by you,...

  • To be continued

哥(S)特(M)组


BGM:The look in your eye(Jack Version)——Emily Browning 

            The Mass ——Era 

草莓酱和巧克力。他们的味道如此相似的甜腻。他们对于憧憬的人,也都是极其一致的“不甘其后”。 作为一个不亚于L的天才侦探,BB却必须笼罩在L的阴影之下,L本身已经是神话,可就算是神话,BB也会亲手毁掉给你看。

对于L,梅罗是截然不同的感情,他热爱着L,全身心的。他想超越的从来都不是L,这不是秘密——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那是谁。...

8.24
Near生日快乐。
Nate River.
我一直都觉得N的名字真好听,内特·瑞文。只听名字就觉得是个冷静内敛的男人啊。
理智又冷酷。的确,DN里看起来最没感情的就是他无疑。
要么不笑,要笑就必腹黑。不可否认的是少年时候的尼亚就已经气场惊人,我记忆里永远都有他依然带着稚气的脸,却如同狩猎者的目光。
手里的飞镖闪着金属的光泽。
他不孤独,他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承认,他已经是王者。
尼亚也许也有“尼亚式的温柔”。

BGM:Sundance Kid--Kent


Det var en gng fr s lnge sen, 
很久很久以前,
Du och jag slogs mot...

截了个局部。

我本来是想画MNM2三人同框。

在洛杉矶三个侦探的小故事,故事想好一个片段,可以用来配这张图。可是很无奈的发现我现在的水平可能画不完这张全图。

于是故事也卡壳了。

我不该去画我现在没能力画的图。

所以现在只有一张N的嫌弃脸,抱歉,但总会有完成的那一天。

随手涂。

BGM:Pictures of you-The last goodnight

最初听到这首歌是在油管上的一个视频,有人把玛特的同人图放在一起做了个视频。

感叹那时候的我还有心情翻墙,似乎经历了一个“疯狂到处找同人”到“潜心自己创造同人”的历程呢·····

那视频里不同画师画的各种各样的玛特一 一呈现,我觉得很美好,我一直想把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画出来,就像是跟着他们拍摄的一台相机——当然是偷偷的拍下的那种。

于是我想,那应该也有拍立得吧?就是那种随手一拍,普普通通的一张小照片,或许很适合放进钱包隔...

Sleeping Sun - Nightwish

当我又一次从痛哭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快下班时我就一直趴在我的桌子上,把脸埋进抱枕,我甚至都懒得起身去洗手间或者天台之类的地方来进行这一场痛哭盛宴,无所谓在哪,就现在,就在这里,我只想好好哭一下。

Distant Sun.

它是我不可碰触的伤痛,我知道它一直都是。

过去我每年都会看一遍远阳,尽管它伤得我几乎快要死去,可我还是一遍一遍的看着它,每伤一次,我就仿佛看到M在眼前更近一点,每痛一次,我就更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生命仍然还在鼓动。

我点开了远阳最初连载翻译的那个论坛。

我逐行逐字的看了下去。

——那没什么特别的。


真的没有,仅仅是CH在翻译,然后有一些人跟着...

BGM:Nightcall-Kavinsky



在画这张画的时候,我一直在循环这首歌,有几句歌词我觉得和玛特很像很像,当那个迷幻的女声响起犹如一剂午后沉眠中的致幻毒剂;


“There something inside you, 


It's hard to explain, 


They're talking about you ,


boy, 


But you're still the same.”



Matt.


Just Matt.


你的内心隐藏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不管人们如何议论你,宝贝,你还是你,...

2017.7.24 想念玛特

His beautiful eyes ,can hide so many things .

Morfire:

        每天最感性又脆弱的时候大概就是下午昏昏沉沉地从床上坐起来,坐在床沿边看一点点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边上透进来。


        尤其是今天,再次梦见了玛特。他还是穿着黑白条纹衬衫和厚厚的棉袄夹克,护目镜拉到头上,没有抽烟,靠在木质门边无所事事。阳光斜斜照到他的小腿。好安静。...



慢慢微笑—katt

BGM:if only I could see—Maximilian Hecker
 
If only I could see,  
如果我能明白, 


What you mean to me, 
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To leave you in the dark, 
就不会把你留在黑暗里,


And almost break your heart,
那几乎伤透你的心,

If only I could prize, 
如果我能珍惜,
 
What you gave to me, 
你曾给予我的...

受排挤的灵魂

上帝知道我们的灵魂充斥孤独。
我相信在哪里会有一片空中的海洋,它让我的心可以漂浮并离开这个地方。
你会跟我一同前往?
在那里的生活将会没有秘密,将会切断这里一切的幻想。
金色的小教堂,漫长的时光,我将会死在好多个我不知名的地方。
我把我的生命都放在了他的脚下,而他永远都不踏出那一步。
在我一直都以为他会踏下的时候。
我从不怀疑过。
可他从没有过。
我抱着我的几百张画去找过去的那些,那些曾经跟我约定了一起画画却又离开了的人们,的其中一个。
“我过去画的画面总是很黯淡,可我现在稍微能画亮一点的画面了,这是不是表示我有进步了?”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你画面阴暗,难道不是你内心的真实写照?你不信你仔细看,但凡是你用心描绘的...

Is It Right - Akmusique

芮卡在带着露水的晨光熹微中来到她的果园,给他摘下一些葡萄,树莓,然后她带回家里,“他还没起床呢”芮卡哼着她也不知名的歌,快乐的打着转,裙摆在脚踝如同花朵一般绽放又绽放。

现在时间还早。

芮卡还来得及煮一大杯热可可给他。这玩意她从来不喝,“他总是爱喝这样甜腻的东西呢”,芮卡心想,他可真像个小孩子,和他八岁时一样,一点也没变。

把可可倒进杯子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盘子里堆得高高的几颗葡萄。它们滚落着,在厨房的地板上慌忙逃窜,“噢,不,他不会喜欢这样!”芮卡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弯下腰去寻。
第一颗在饭桌下,她找到了它。

第二颗在凳子下,她困难的再弯了弯腰,双膝跪在地板上伸出手,抓到...

远阳衍生图


Distant Sun——Flamika


BGM:Lolita On Humbert's Lap——Ennio Morricone   



纯音乐而已,安静的旋律里仿佛听得到孩子轻缓而平稳的呼吸声,又好像沉重的感情思绪萦绕却深情得无法言表,我亲爱的孩子,我的天使。



他就是没法超过他。


他很可能会没日没夜的看书,可不论他多么努力,他还是输给了他——那个银发的淡漠少年。


他都差点毁了自己了。


可那个人,看起来轻轻松松的就赢了他。


他恨尼亚,也恨自己没法追上尼亚。


他却渴望尼亚,视线偶尔重叠的...

BGM: When love and death embrace-HIM

邪恶定论-Katt

“尼亚,你真的看不到了吗?”

“对不起,尼亚,我来晚了。”

“一辈子,别他妈的想让我再离开你半步了,尼亚。”

永远的,只有一种感情。……我们无法停止。

而你知道那是什么。我的宝贝。


I'm in love with you
And it's crushing my heart
All I want is you
To take me into your arms

When love and death embrace

I love you
And you're crushing my heart...

人种起源

我会想到他们的国籍问题。这是一个挺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所有找不到答案的问题都挺有趣——能说出谁对谁错呢?
你可以大胆的想象。
我想过Mello是个德国人,最初起源是我的私心,我爱德国。因为那些哥特金属和工业金属,我认为没人玩得比德国人更好的了。我最爱的乐队Lord of the Lost ,Chris 的声音蛊惑人心。M如果唱歌,会不会是这样的男低音?(这当然只存在于我个人的想象中)
显然在Lord of the lost 之前,我是爱着HIM和Rammstein的,这不难想象,甚至Chris 一开口,你就会想起他们。提到Rammstein几乎人人皆知,但Oomph!应该得到更多的...

BGM:Everyboby knows I love you-Lovebugs

取材自Katt的非常假期。

看出来了吗?当我画完的时候我发给Lily,我总是把我画完的图第一个发给她,她开心的叫道“哇!非常假期!”

是的,是非常假期,虽然我没有严格按文里那样去画,但是······有什么要紧呢?重要的是,玛特还是玛特啊。

“我联想到一个有点炎热的下午,刚进入夏天吧?Mello和Matt开车带着吉他到离家12公里的河边树下,Matt他弹着吉他,Mello轻唱着他们前几日刚编好的新歌,轻松又愉快,而我在远远的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画完的你,最近总是很疲累。想着如果能够看到你,让我觉得接着活下去似乎是一件稍微开心的事了。
然而你就是你,你才不在乎这些呢。

——Matt's anonymous lover

当我站在那一片广阔的星空下的时候,没关系,我这么想着然后一个人前行。却突然间碰触到身边温暖的一双手,温柔的声音传来“你是去那个方向吗?我也是,你要不要一起走一段路?”
是这样的感觉。
谢谢你……这种漂泊的心意得到回应的珍贵感觉。
我们的爱汇聚到一起了呢。

弈:

 给RikaMello太太的图,昨天看到太太发的文伤感了一晚上。。。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在这个坑呆多久,但是只要还在的每一天都会认真画画的(☆^ー^☆)另外表白太太~~~真的炒鸡喜欢您的作品!!!
@RikaMello

虚无

又是一阵虚无。
每次画完一张M,就好像一下子用尽从上次画完他之后积攒至今在体内对他所有的爱。
那种……所有的爱积蓄着,然后等待一个时机喷薄般的释放而出的快感。
……而后是无尽漫长的虚无。
通常这时候我只是躺着,思绪一点都回不来,我也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有时候也会哭。并没有原因。
我想要好多好多的时间,看不到尽头的那种,这样我就有很多时间可以画他了。

前阵子S跟我说对不起,她感觉她背叛了我。
原因只是她现在爱着别的cp,别的人了,不再是M。或者说,不再只是M了。
我们是因为M才认识的,当然,我因为M认识了很多人。
但几乎没有人留下来了。出坑很正常。
时过境迁,Death Note 已经成为时代的眼泪了。
我说不清楚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