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aMello

The world won't forget you, as long as I still breathe in this world. My soul is yours,from that day I met you until my last day.
—— Matt's anonymous lover

© RikaMello
Powered by LOFTER

Porcelain - Moby

传统的中国式大家庭对于我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每次一看到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我只会有一个想法:真希望能一辈子一个人。
我只想要一个人思考的时间,越多越好。思考纯粹理性批判,思考社会契约论,思考相对论,或者思考下午一点wammy院子里燥热的空气的颜色。
为什么还认为我可以改变?我一生都将是同一个样子,我会爱上一个定理,我会和一本书谈恋爱,可我没法对真的人类产生所谓感情。
人类是很有趣,可我没兴趣。
——我天生不是个能感应感情的人。
我算是有点冷漠,不,其实是非常冷漠。这话也不是我自己说的,走近我的人们无一例外的对我做出一致的评价,所以我想到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过去我说过这样的话“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关那个人什么事?”这句混账话我是在安慰我的朋友的时候说的。
说得那么不合时宜,现在回想起来她没捅死我可能是当时真的哭累了打不过我。
她抬起她哭红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怎么能说不关他的事?我这样的爱他!他却是怎么做的?!”
我更不解了,“对呀,我知道你爱他,可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我是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伤心的哭泣成这个样子?为了一种名为爱的无名状的东西?抱歉,我真的理解不到。
我有点吃力的对她说,并且在打手势,虽然我也不清楚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手势能对整理我的言语有任何作用,但我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些:“你是说爱吗?抱歉我不是很清楚,如果你知道的话,你能……稍微告诉我吗?”
“什么?”她像是没听清楚似的。
“——什么是爱?”我非常碍口的问。“不,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我飞快地改口,“什么感觉也好,甚至是什么味道也可以,你只要稍微的告诉我一下,爱的感觉就好了。”
她看着我的眼神好像从来不认识我,要知道我们关系还挺好的,可现在她看起来就好像我是个在火车站附近问路的陌生人一样。
“爱就是……爱啊……”她呆滞的看着我。
好的。现在轮到我提问了吧?
我想要确认一些事。你看,你爱他,这是毫无疑问的对吧?同时没有人逼迫你爱他,是你完全自主的决定要爱他——所以这和他有个屁的关系?你不能要求你爱一个人,那么他就必须有所回应不是吗??你算什么人?凭什么你爱别人,别人就一定要爱回你?反过来也成立。如果一个人爱你,那就让他爱。你没有什么亏欠他啊,天呐,是他自己愿意爱你的!你并没有请求他的爱,你并没利用他,又不是你拿着枪指着他的脑门让他爱你,他人自主的意识你是没办法控制的不是吗?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就算他过去爱你,但有一天他不爱了,也只不过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罢了——你爱他,关他什么事呢?换言之,你对他的好,也不过是你的自我陶醉而已,因为你爱他,你不对他好你就不舒服,说到底你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罢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人心应该是自由的。你疯了吗居然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别人的心??
当我把这些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她不哭了,她震惊极了“你这个神经病。”她说,“还好我爱上的不是你”。
“对,你要这么想就对了。”我很开心我的安慰奏效了,她开窍了!
等等,可我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你非但不觉得自己无耻并且还大言不惭的说出来”她忽然悲伤的问我“如果和你相爱的人是我呢?你还是这样想吗?我们的爱都与彼此无关吗?”
我真的不是很懂这种跳跃性思维。
这怎么就扯到我身上了?好吧,那么既然她想知道,我就会回答她。
“是的。”我认真的告诉她,“没错,就算你是我的爱人,我也希望我们的爱就这么办,我不会强迫你怎样去爱我,或者用什么方式去爱我。你也不能要求我对你的爱是什么样子,因为我爱你那是我的事。我们都要保持自己最原本的样子去面对爱情。你问我如果我是你的爱人,我只能在没有这件事的前提下告诉你我可能是这样,大概百分之九十九我真的是这样。”
一切都应该遵循本质,自然。每个人都应该是他本来该是的样子——
这个例子也许不能很贴切的形容出我的淡漠,但却表明了我基本的人生态度。我并不想被任何人以感情为名义侵扰我的生活,我也不想插足于他人的人生,你不要理我,我也不想理你,我只想一个人就好。
可为什么中国亲戚见鬼的这么多?!
在那之后的很多年我不停的想,肯定不是我有问题,世界上有那么多种人,我只是其中一种。
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明显的感觉,我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我爱你们每一个人,也不爱你们每一个人。我谦逊有礼,面带微笑。看起来是个温暖的邻家姐姐。
可我没法去回馈他人的爱,甚至是亲人,八天假期我起码能画六张画,看两本书了。但凡我还有得选择的话——我肯定会选用亲情去换取六张画两本书的。
我的爱都献给了“无生命体”,我现在用命去爱的绘画,它没有生命。哪怕是我深爱的梅罗,他也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然人”。
我很难在感情上去与人互动。所有的感情,不管亲情爱情友情还有什么阿猫阿狗情,对,我连动物也不爱。
冷漠,毫无人情味。我收到最多的评价。
很多人也说后期的夜神月已经被权力魔怔,丧失心智的眠灭人性,我们不妨做这样的一个假设:如果用百分制来判定人类的感情,有些人有100分,很充沛的爱,有些人有80分,有些人少一点50分,分值高的人更“富有人情味”。而夜神月天生就只有10分。我是这个意思,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人了。他就算把爱全部给出去了,他也只有区区10分,这在常人看来简直少到可以忽略。所以他甚至愿意选择杀死妹妹来换取胜利——这并不难理解,对于他来说,他有更重要的事在感情之上。
当然我不是在说我就赞成他的三观了,我只是体会他的感情而已。
我就跟我深爱的东西一样,我像是一个公式,一个定理,我机械化的对着每一个人们,微笑,与他们谈天,和他们消遣。我从不恨谁,也不爱谁,我就没有那些情绪。
你最好没有生命,我才会对你有无限的探究欲。
它们都没有生命,它们就像是未解开的谜题,有无限的可能性,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一切都未完结而且永远不会完结!使我为之疯狂。
时间有限,我需要和每个人都保持关系吗?说真的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必要。最终我发现我看到了更多问题的本质,我还有更多问题需要去了解,对于那些还意识不到这些有趣问题的人们,或者根本不想了解无限可能性乐趣的人们来说,保持温和的微笑就好了,总有一天我的生命会结束,我该有更多重要的事情去花费我的余生。
为什么还认为只是我不开朗?我还可以通过多接触人来改变?——我很开朗。我认为我也接触了足够多的人。难道他们忘了我小时候趴在地上一个人拼拼图就可以玩一整天的样子了吗?!
我从来就没变过。

 
热度 ( 30 )
  1. 共1人收藏了此音乐
TOP